喵星人的喵

记梗

#全世界都认为我是基佬#
设定是主角为各个世界打工,扮演其中的重要配角,然而每个配角设定台词什么的都非常gay,却又没有明确证据说明这个角色是个基佬的这个样子。
举个我心中比较详细的栗子:东京吃货里的月山×,火影里的宇智×斑,百变小樱的桃×和雪×之类的。
然后,主角本身是钢铁直男,不是很清楚这个,认为(角色和原著中的男角色如月山和金木)感情都是兄弟情,很认真扮演。最后的结果就是总是被怀疑误会是基佬。

吵1


         千手扉间最近有点烦。起因的的话,大概要追溯到一周前和兄长柱间一起回老宅避暑的第三天吧。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入夏后的太阳真是热情得让人受不了,连平时总是活力四射的柱间也只能败下阵来,奄奄的和弟弟一起躲到阴影处休息。叼着冰棍的扉间和柱间头对头一块瘫在阴凉的走廊上,扉间半闭眼睛拿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廊外不时吹来一阵暖风,带来一点燥热和疲软,熏得人昏昏沉沉。柱间早就睡着了,整个屋子只有树叶被风吹动和似乎不知疲倦的蝉声,还有柱间熟睡的呓语。又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夏日午后。
       原本如此, 如果不是扉间突然发现自己听见了兄长的心音的话。不,其实用心音来定义不太准确,只是扉(zuo)间(zhe)一时想不到什么其他的词来表达。硬要说的话,那么大概是"真心话"吧。
        浅眠中的扉间,迷糊间听见了身边传来一句"扉间真可爱″,在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这是自身大哥的声音后,猛然就(被)清(吓)醒了。天知道从6岁开始就再没人(敢)说他可爱了。            扉间睁开眼睛,就看见比他稍早醒来的柱间用手肘撑着上半身,双手捧脸,笑眯眯的盯着他看。
        “……”暴击!

一个脑洞存梗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以前看文时看到的一种职业。开个脑洞,ooc注意,妖艳好不做作的职业小三扉间巨巨。

一次巧合,扉间接触了这么一个职业:
“职业小三”,是通过互联网流行起来的一个词,指一些以“小三”作为职业的人。她们的职责就是专门拆散夫妻。这些职业小三一般都非常敬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不管你有何种需求,他们会用上他们所能想到的所有技术和手段来完成。当然,前提就是你要有足够的金钱。
中文名 职业小三
流行途径 互联网
用 途 找借口离婚等不法不道德犯罪
来 源 日本
别 称 职业“狐狸精
雇佣目的 采集“生理证据”
(以上来自百度)

然后巨巨就开始放飞自我。
_(:3」∠)_

军训2

学生视角注意。

斑场合
我是个身强力壮的女汉子,就是胃有点脆弱,教官你要相信我啊!虽然我今天第一天刚训练十分钟就吐了,但是那是因为我早上吃的是不好消化的糯米,嗯!
“……你还是先去休息吧。”
不!教官!我已经没事了,我还可以再开始训练的!我对教官的关心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十分钟后:报告!我要跪……
“嘭!”嗷嗷嗷好痛啊,教官我膝盖好痛QAQ我要、不我已经跪了〒▽〒
“你快去去休息吧。”
好的教官,是的教官,待会不痛了我就回来!(๑´∀`๑)ง*
“不,你还是多休息一会吧!”扶额。
(身娇体软易推倒,但是一心认为自己手臂能跑马,胸可碎大石的萌妹子A)

柱间场合
教官是个好人的样子,从开始训练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挂在爽朗的笑容,跟我们扯皮了这么久才开始训练。
——快进的十五分钟——
教官,我要收回你是好人的评价!你不要再说话了!我们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以前用的什么牌子洗发水!不想了解你女朋友有多贤惠爱唠叨!更不想听你讲你是怎么越过弟弟的防线偷吃掉所有零食的!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在训练,是不是!求你了好嘛,我们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十多分钟了!教官你听到我心里的咆哮了吗!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旁边队伍的教官走了过来:“大哥,果然那次是你偷吃的!把我准备给瓦间板间的零食特产吃掉,你·很·得·意?”哦~原来这个教官就是教官说的弟弟啊。
“啊、啊哈哈哈哈哈,扉间你再说什么啊,你什么时候买的零食我都不知道啊!啊哈哈哈哈!”教官一看就特别心虚的挠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那个叫扉间的教官:“哈哈哈哈我要开始训练他们了,扉间你快回你自己的队伍吧!”
嗷嗷嗷,终于不用保持一个姿势了!扉间教官谢谢你~不、等一下,扉间不是教官女朋友的名字吗?咦~不过好像教官也没说是女朋友来着。
(热衷内心吐槽,但平时少言寡语的社交废宅男B)

扉间场合
prprprprpr我们教官肤白貌美大长腿prprprpr
教官超级温油prprpr~会根据每个人的极限特别训练~体罚我的时候表情好严厉啊prprpr~
(颜控抖M的痴汉宅少女C)

泉奈场合&关于斗鸡
我们教官是个温和帅气的娃娃脸,看起来像个高中生似的。训练内容不多,经常让我们休息,是个好人呐!
但是,自从教官去找对面的教官那队拉歌,对了,那是我女朋友的队伍呢~可惜我们这队全是闷骚的男生,理所当然的失败了,结果教官就开始疯狂训练我们了,教官你怎么了教官,教官你还好吗教官?
今天下午,教官又信心满满的找对面教官组织斗鸡了。来来往往几个回合,每队都有输有赢,最后身为“鸡王”的我出场了!我一出场就接连放倒了五个人,完成五杀成就!hhhh就问你们还有谁!还·有·谁!
(嘚瑟自恋小公鸡,略黏人的少女C的男朋友,D)

还有我!少女C站了起来。然后D就被秒杀掉了!

woc这可是我老婆,让老婆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嘘什么嘘,你们还这群单身狗还没有呢!

少女C激动地跑到白发教官的面前:教官教官~我赢了哈哈哈哈。然后脸色一肃,单膝下跪:您心之所向既吾等剑之所指。只要有您在,吾等前方就绝无敌手!
少女C说完就后悔了,捂脸,教官我平时不是这么二的,我是个矜持的女孩子,一定是D那个二货带坏我!
哪知扉间教官特别自然的就接了下去,然后让C归队。
少女C捧心口,感觉更爱教官了呢~

关于‘阿鲁巴’
最后泉奈教官亲自上场挑战扉间教官惨遭落败,恼羞成怒的泉奈教官大喊一声“斑哥,帮我抓住白毛,我要阿鲁巴了他!”然后队伍中数名男生坏笑出列,和不知道何时到这里的斑教官一起冲向扉间教官。扉间教官可机警了,撒腿就跑,那么多人愣是没抓到他。
然后机智的少女C站了起来,冲着还站在旁边的泉奈教官就是一句:快抓住他!他们教官还在这里!
话音未落,身后队伍里的男生已经窜了出去,没防备的泉奈教官没跑几步就被跟斑教官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这里的柱间教官和一群男生围攻,斑教官来不及救援,泉奈教官惨遭阿鲁巴!砰的一声听着就十分疼痛(`艸´;)抖
最后泉奈教官黑着脸对扉间教官说:“有本事你别回宿舍,等着把屁股洗干净点吧,我不干死你我就不姓宇智波!”
扉间教官相当淡定:“上次你就跟我姓了,确实不姓宇智波。”倒是旁边的柱间教官身边似乎有黑气缭绕:-)
斑教官叹气,拉过扉间教官:“今天扉间你和我睡吧,不然泉奈一定会让你睡不了觉。”
扉间教官:不,我拒绝,和你一起我也会睡不了觉!

“哈~啊——”扉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就算再怎么工作狂,也禁不住连着半个多月几乎不眠不休的工作,扉间在完成工作后骤然放松下来,倦意铺天盖地地朝他席卷而来。
用上所有的自制力,扉间才勉强从黑甜的梦境中抢回自己的神智,摇摇晃晃的撑着桌子站起来。想要使用飞雷神尽快回到家里,但是眼前骤然一黑,扉间就失去了意识,还好在下一瞬,扉间的胯骨撞在桌沿,疼痛为扉间带回了些许清明。
柱间回到办公室,就看到自家弟弟的头一点一点,站得笔直的身体渐渐从腿开始化掉,看着马上就要瘫软到地上。顾不上弟弟难得一见的迷糊模样,柱间现在只有满满的心疼,连忙上前去扶住扉间。
“唔嗯,是哥哥啊。”半梦半醒的扉间含糊的说着什么,又依靠在柱间怀里睡了回去。
柱间满心无奈与怜惜,抱着亲爱的弟弟快速瞬身回家。这半个月来,柱间难得的认真工作,可扉间却一反常态的要求柱间回去休息,担心柱间身体健康回跟不上。但其实身为拥有木遁和仙人体的柱间,身体要比扉间好多了。
心里庆幸着还好自己又反回去,柱间拥着分床多年弟弟,也心满意足地搂着扉间躺在被窝里。床上的兄弟像幼时一般相拥而睡,四肢纠缠在一起,好像相生的藤蔓,又好像缠绵的情愫。

小生困死啦!

军训(镜扉)

因为最近在军训,所以开了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镜的学校最近正在举行新生军训,镜他们班的教官是个全身色素稀少的严肃男人。只要有过军训经历的人都知道“站军姿”可谓是军训必备,而站军姿时脚部的酸麻则迫使得我们转移注意力。镜也是如此,当脚传来休息的信号,而站军姿时间还没到的时候,镜就开始用眼睛搜索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了。
镜就站在第一排,所以当镜走神得没有听见口令的时候,就非常惹眼。在被教官唤回神后镜自然而然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教官身上:教官好白啊,比女孩子还要白得多,而且教官的嘴唇形状好好看,嘴唇粉粉嫩嫩的,像是樱花色的果冻一样水嫩。因为是第一次开始训练,所以教官没有惩罚镜,只是警告镜训练要认真。但是从那之后,镜就无法控制地关注教官的嘴唇,开合时优美的唇形与性格不符的粉嫩颜色……
镜的原型来自我,没事就看我们教官的嘴唇,因为嘴唇颜色梗来自我的教官,他嘴唇比较薄,但真的超级好看!今天太阳有点大,发现教官嘴唇有点干,超心疼。


与前篇没什么关系,不过可以看成是几年后,镜教官设定。学生视角。
下午的训练接近尾声,对面的队伍突然凑近过来,对面的教官,与我们的教官交流了几句,然后教官镜对我们说我们要和对面班的比赛拉歌。讲真的,我们教官人长得帅,又爱笑,还特别体贴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他,不过拉歌是什么我们压根不晓得好吗!
教官只好临时交了我们几句,还没开始,就又来了几个班,分别加入我们和对面班,人一多气氛也更热烈起来了。对面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每个人都笑嘻嘻的模样,搞得我们压力有点大。其他班的教官聚在各自队伍的旁边,自认为是主力的我们班,开始紧张起来。然后——我们竟然开见教官跑到对面教官那里去帮他们拉歌了!?教官你这个叛徒!别对着对面那个白头发的教官笑了好吗,快点给我们一个解释!(ㅍ_ㅍ)
昨天拉歌我们班被血虐,对面班有个教官是我们学长。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现在是别班的人了。┑( ̄Д  ̄)┍

图是在贴吧看来的,权侵删。图与文毛个关系都没有系列。我们来玩个虐吧,小虐怡情。根据在下看过的文改编出的一点小片段,ooc注意。

1、板间死了,扉间最后一个弟弟死了,那个总是害羞胆小的弟弟,总是依赖敬仰着他的弟弟,总是说着“我一定会变得厉害起来,和扉间哥一起并肩作战”的弟弟,现在正躺在黑黑的棺材里。板间死后尸身被敌人的打斗波及,巨大的伤口贯穿了板间幼小的身体,还有一只手,无论扉间怎么找都找不到。
扉间想哭,可是眼睛里干涩得流不出眼泪。扉间的眼珠呆滞的转了转,看见正在痛哭的柱间,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同样干涩的喉咙发不出声音。开开合合数次后,才挤出和平时差不多的声音:“大哥,不要难过了。”还有我在。扉间面无表情的为柱间递手绢,冷静的表情似乎一如往昔,看不出一点悲伤。
“扉间,”柱间接过手绢,勉强停下嚎啕,但仍止不住流泪:“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冷静?板间死了啊!那是板间啊!”声音猛然拔高又在结尾掺上痛苦的哭腔,被幼弟死亡的事实冲击的口不择言:“难道你就没有感情吗?!”
身周族人们原本的窃窃私语像是得到了肯定,声音一下子就变得大了起来:“扉间大人好可怕!”“他根本就没有感情吧!”“别这样说,也许扉间大人只是不想表现出来呢?”“可是,扉间大人根本就没有悲伤的样子啊,上次瓦间死去也是,这次板间死去也是,根本就没有反应。”“……”
扉间僵了僵,大哥和族人的话像是一根根利箭刺在心上,有什么哽在喉咙,让扉间难以呼吸,唯有咬紧牙关才能勉强抵抗胸口的闷痛。
‘明明以前,大哥说过要保护我的。’可是,现在没有发现我情绪,不加思考就责备我的,也是大哥。
2、“扉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斑呢!?”又一次查克拉压迫伴随着对宇智波斑的违和一起朝扉间压来。
又是这样,每一次都是这样,毫无理由的站在宇智波斑的那边。‘不也许不是毫无理由,大哥对宇智波斑的感情,从来没有遮掩过’。因为喜欢宇智波斑,所以可以把身为“不讨喜”的弟弟的扉间放到一边。
虽然明明他们才是对方血脉相连的唯一的亲人,但是宇智波斑永远凌驾于扉间之上,扉间在旁人看不见的角落里嘲讽的笑了——就像那次宇智波斑提出,要么自杀,要么杀死扉间的时候一样,柱间对扉间一闪而过的杀意,快得除了扉间,连柱间自己都未曾察觉,却把扉间的心瞬间冻结。
3、虽然早已经对柱间不抱希望,但扉间也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柱间,那个血缘上最近的亲人,会为了讨好宇智波斑而放纵甚至帮助斑把扉间偷偷囚禁了起来,让他在扉间身上任意泄愤。
在斑对扉间实行刑罚的时候柱间甚至在一旁观看……却没有一点阻止的意思。大概是在那个时候,扉间才彻底放弃了柱间,之后平静的面对宇智波斑施加在他身上的各种酷刑。毕竟身为一名优秀的忍者,肉体上的痛苦从来不算什么。
在察觉到刑罚无法对扉间造成痛苦的时候,宇智波斑就变本加厉的寻找和实施可以真正伤害到扉间,使扉间痛苦的方法,包括强暴他。后来,斑甚至让柱间来实施这一切。
不过没有用。因为,能使内心强大的人痛苦的只有被他们放在心里的人,而柱间早已被扉间从心里放逐。
4、在被囚禁三个月后,宇智波镜发现了囚禁扉间的地方。
宇智波镜是个好孩子,哪怕扉间极度厌恶宇智波,也从不曾讨厌过镜。同样的,镜也非常仰慕身为老师的扉间,所以在柱间对外发布扉间于任务中丧生的消息后,也不曾放弃过寻找扉间。
有了镜的帮助,扉间得以有逃脱的机会,只是还要谋划一番。在计划执行前,扉间顺便把对斑和柱间的报复提前。
5、也许宇智波斑自己也没有想到过,他最在意的人,其实不是他爱的千手柱间,而是他恨之入骨的千手扉间。
宇智波斑对于弟弟所有的爱,都在宇智波泉奈被杀后转化成更浓烈更深沉的,对千手扉间的恨意,甚至超越了对千手柱间的爱。
有一位攻略之神曾说过,讨厌和喜欢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互换的。且,还有一个词语叫相爱相杀。
如果说,柱间与斑是性格相合,眼界相似的话,那么扉间与斑则是思想与观念的契合,抛却偏见,那么连性格也是互补的。简单来说,就是扉间与斑的相性比柱间与斑的好。
在扉间被囚禁,完全处于斑掌控之下的时候,斑对扉间的感情是“没有防备的”。在刻意的引导下,把那份在意,转化成不自知的好感,慢慢加深它,然后等待它深到被斑发现,就是扉间的报复。
6、因为加快了感情的转变,虽然斑本人还不自知,但柱间却先察觉到了斑对扉间的感情:恨爱交织,爱还在慢慢加多。起了危机感的柱间,把斑缠得很紧,让宇智波斑松懈了对扉间的看管,为扉间的逃离提供了便利。
7、逃离之后,扉间看着斑与柱间隐藏的矛盾爆发,争吵,再激化,最后两败俱伤。看着斑死去,看着柱间周旋再村子与大名之间,看着柱间忙碌疲惫,抑郁伤怀。
柱间再生命最后一刻,才再次看见扉间,一如当年瓦间与板间葬礼上那样,面无表情。
8、扉间不带感情的红瞳像是无机质的玛瑙,并不言语只是看着,看着这个从不曾理解过自己的兄长。

视角有变换,第3段是由别人的脑洞延伸的,因为是在非常前面,很难找,我就没找了(:3_ヽ)_也没法@ta(-ι_- )

改编一个笑话

rt,现代校园背景,初中,扉间单性转。

宇智波泉奈打小长得精致,像个女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有早熟的小男孩给泉奈送情书,为此泉奈没少去找那些人麻(打)烦(架)。上到初中,周围的男生都被打服了,结果来了个男转学生,一见面就认错泉奈的性别,放学被泉奈找人堵了。转学生叫扉间,身手不错,反把泉奈和他叫来的人打了,两人梁子就结下了,之后扉间都叫泉奈娘娘腔。不过男生的友谊都是打出来的, 怼着怼着就成了损友。一天,泉奈和扉间一起与外校的人打架,扉间没注意有人带刀,手臂被划了一刀。事后泉奈让扉间把衣服(长袖,伤口靠上)脱了,扉间不同意,说男女授受不亲,泉奈气乐了,说嘿,合着你还真把我当女的看啊!扉间幽幽的说,难道你就没看出我是女生吗。

相信我,扉间巨巨一定是有大欧派的女神,像男生只是还没发育而已,嗯!(*´・v・)

        最近看了几篇笑话,突然就有了两个版本的脑洞。
        扉间是原先黑道安排的警局卧底,结果出了差错考进了军校,而且成绩太好,只好当了很多年的高级军官,黑道组织那方想了想,这样也行,就让扉间放心继续当卧底。
        因为本身性格就是严谨的那种,而且有种正(耿)直无私的气质,身手厉害头脑聪明,是多方面的人才,所以扉间在军方还很混得开,成了许多军方大佬特别关注看顾的好苗子。(然而卧底扉间并不需要这种关注_(:3」∠)_)
        柱间是大扉间好几届的军校学长,军方大佬(佛间粑粑)的儿子,有优秀的军事才能,同样也是大佬们看好的萝卜苗。但是因为经常脱线,所以后来安排了靠谱的
扉间做为工作搭档。
       过程省略。
       结局是最后柱间成了军界一把手,巨巨二把手后,扉间给黑道联系人打电话:“我到底什么时候才算完成任务。”都已经混到这么高的位置了。黑道:糟糕忘记了!当时太多大佬关注他就没敢联系过,现在过太久没联系都忘记了!
    后记:扉间待的黑帮是黑绝创建的组织,因为黑绝小时候看多了香港电影,又有一颗热爱搞事的心,结果长大后黑绝还就真的搞了一个黑帮出来。扉间是黑绝捡的孩子,从小当儿子养大的。那时候黑绝的组织刚刚跨入大黑帮的行列,黑绝就兴冲冲的把扉间扔军校让他当卧底,理由是让儿子(扉间)完成自己当年想成为无间道的梦想。之后就投入到伟大的搞事事业中,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儿子在卧底,在几年后被儿子联系上的黑绝才心虚不已的想起儿子还在卧底,然后被儿子冷笑着要断绝父子关系。
     黑绝:……扉间再爱我一次!(っ˘̩╭╮˘̩)づ

另一个脑洞也差不多:巨巨是警察世家出来的,在当警察期间,去宇智波黑帮当卧底,结果当着当着就被黑帮老大宇智波斑看上了。扉间:“我申请提前结束任务,再待下去我就要当黑帮老大的夫人了!”

小段子

ABO背景。泉A扉O

        
         在知道千手扉间性别的时候,宇智波泉奈是崩溃的。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接受在战场上正刀剑相向的宿敌,突然爆发出omega发情信息素的,那个宿敌还毫无感觉。
        宇智波泉奈认识千手扉间十二年了,从记忆里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刀剑相向,从来没有怀疑过千手扉间的性别。作为相识十二年的宿舍,宇智波泉奈比大多数人都了解千手扉间,毕竟有句话叫做:“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
        宇智波泉奈知道虽然千手扉间有极其优秀的感知能力,但知道他对信息素的感知极差,甚至比一般beta还不如。因为无法感知信息素,所以不会被alpha的信息素压迫影响,也不会被omega的信息素引诱,外界大部分人认为强大如千手扉间,必定是alpha,也有(自认为)了解千手扉间的人认为(如泉奈)千手扉间是个beta。
         ——总之不可能是omega就对了!
        所以在宇智波泉奈反应到千手扉间是个omega,且气味似曾相识的时候,三观几近崩溃,世界观破碎的感觉甚至压过了被omega信息素挑起的情欲。
       千手扉间是个天生钝感的omega,平常信息素淡薄,但与之相反的是发情期的时候,信息素的味道非常浓郁。千手扉间本身难以感觉到发情期,所以千手柱间总是会在扉间发情期的时候提醒弟弟,这么多年以来,都没发生什么大事,然而这次,扉间被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泉奈的信息素压迫得提前发情了。
        尽管生理上进入了发情期,但扉间本身却还毫无感觉。扉间自己也曾经研究过,最后只能得出也许是天生性冷淡这样似是而非的结论。
         所以在看到宇智波泉奈突然愣住的时候,宇智波一生黑的扉间毫不犹豫的捅了泉奈一刀。

———————————————————————————————

后记:
        在宇智波斑赶来的时候,发现被捅的泉奈还一脸状况外:“斑哥,那个白、千手扉间他,竟然是个omega!”
还是那个我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初恋”  !